高温下的草木“理发师” 危险艰苦却鲜有人知
时间: 2019-08-15

  无论严冬还是酷暑,他们都在户外忙碌着。他们就是人称草木“理发师”的绿化工人。昨日,郑州天气持续炎热,大河报记者走近城市街头作业的他们,近距离体验和感受他们工作的艰辛,以及他们对这份工作的热爱。

  上午11时许,在郑汴路与东明路交叉口向西约20米路南,绿化工们正在修剪路边的行道树法桐。

  此时的他们,已在这条路上忙碌了近4个小时。修剪车和平板车里,已各装了大半车的枯树干和修剪下来的废弃树枝。

  不一会儿,工人锯断的一大根枯枝落到路边慢车道上。此时,四五名绿化工便一起开始忙活。

  绿化工路艳枝拿着很长的高枝锯站在外围挡着,防止过往市民靠近。周勇超迅速拿锯将长的枯枝锯成两截,肖国勇则和其他几名工友一起,迅速将锯断的枯枝及小枝杈拉走,装到车上。短短几分钟,一根枯枝便被清理干净。

  下一个目标是这棵法桐上一段已经枯死的大枝干,它直径约30厘米,有这棵法桐树干的二分之一粗。

  李全忠是修剪车的司机,同时也负责修剪作业的全盘操作。他头戴安全帽,手拿大喇叭,站在修剪车操作台上,不停仰面,冲距地面约10多米高的油锯工鲁勇超吆喝。在他的操作下,修剪车长臂伸缩自如,最后呈V字形,将承载鲁勇超的作业筐缓缓降落到这棵树上的另外一个恰当位置。之后,鲁勇超在狭小的筐内,紧握油锯,开始锯树。工作面小,枝干粗大,鲁勇超多次调整姿势。他小心慢锯,最终将锯断的枝干刚好对准卡车车厢。枝干坠落的一刹那,因枝杈庞大,吓得围观的记者都直往后躲。

  而巩立江、周勇超、肖国勇等多名绿化工,却都站在离它很近的位置。枝干刚一落到车里,他们便迅速上前,锯的锯,拉的拉,抱的抱,以最快的速度,将现场清理干净。

  此时,鲁勇超已在高空作业筐里待了1个多小时。出了几身汗的他,为了一次性将这棵树的枯枝全部清理干净,始终没下到地面。仅这棵树,从最高处到低处,他已修剪了三根枯枝。

  李一是该队的工会主席。昨日在修剪现场,他前后不停地跑,一会儿帮忙拉树枝,一会儿指挥树枝落地。

  在他撩起袖口擦汗时,记者发现,他的胳膊一白一黑两个颜色。“晒的。”李一说,他今年55岁,干绿化近20年了。一年四季,几乎每天都在户外。冬天,他们主要为行道树“整形”,如出现了树歪,树枝交叉、重叠、下垂,两侧树木不对称等情况,他们要修剪出相对好看的形状。夏天,他们主要针对一些枯树、危树进行清理,以防雨季刮风下雨树枝掉落危及路人,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同时也避免影响车辆和行人通行。

  修剪树木往往要动用大型车辆,为不耽误修剪作业,他们只能赶早到达作业路段,否则大型车辆不好出,很容易窝工。

  为此,他们总是凌晨5点起床,早上6点半前所有人员就位,7点开始作业。一干就是一天。修剪树木,看似简单,其实过程很繁琐。他们经常需要协调供电、通信、交通、市政、自来水、环卫等多部门,加上有时道路窄、工作面小、树又高,需费很大劲,才能顺利完成作业。

  刘志建是该队生产科长。每次修剪作业,他都和工人们一起忙碌着,分不清谁是领导谁是工人。49岁的他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起,就一直在该队工作,今年是他干绿化的第31个年头。

  他回忆道,上世纪80年代,这里的行道树还没这么粗。那时每当要修剪树木,他们总会几个人一起骑车去,往往是车把上挂一把锯,肩上扛个梯子。等到了现场,因梯子有限,一人先上树,之后其他人再将梯子搬走,大家轮流用。等修剪完,梯子还正被其他人用时,他们干脆直接从树上爬下来,“那时年轻,爬树麻利”。那时给绿化带浇水,他们都是靠人工拉辆架子车,上边放个汽油桶,桶里装满水。

  他说,现在这些行道树,大多是20世纪60年代栽的,有一些树和他年龄差不多大。31年的守护,他和这些草木的感情很深。

  每当有树枝掉落地面,她俩都快步上前,和男工一起,又是拉又是抬,将树枝装车。

  当人手够用不需要她们上前时,她们便会拿着又长又重的高枝锯站到作业现场外围,阻止市民靠近。

  路艳枝今年42岁,干绿化工已有七八年。她说,有时遇到大的枝干,她一个人抱不动也拉不动,就和男工一起抬着装车。

  赵小晨今年48岁,家里是拆迁户。干绿化工又脏又累,她却很开心地干了四五年。“农村出来的,爱干活,能吃苦。”她说。

  凌云是该绿化队其中一名负责人,爱美的她,因经常到作业一线,皮肤晒得黝黑。

  赵华表示,队里还有一名女士名叫梁志娟,主要负责队里的资料整合,一旦哪天一线人手不够,梁志娟总是主动代班上阵,“特别能吃苦”。

  赵华说,该队的管理范围总共有近2万棵行道树,分布在41条主次干道上,另外还有19万平方米的绿地。

  绿地还好,关键是行道树的修剪,牵涉到主次干道,车流大,又是高空作业,难度大。

  有的行道树有三四十米高,粗的树干,直径达60厘米。针对这样一些死株、枯枝进行修剪时,危险系数很高。这些树木,需要借用大型吊车修剪。吊车的吊钩将系着吊绳的油锯工吊起,送其到高空作业。这一过程,人会有悬空的时候,一不小心就非常危险。

  刮风下雨天,别人都往安全的地方跑。他们却要往外冲。哪里有树倒树歪或被挂断撞断的情况,他们都要第一时间前往现场抢险。

  “不敢有半点大意,操心啊,安全弦得时刻绷着。”李一说,每修剪掉一根树枝,都要确保万无一失,害怕伤到工人,更害怕伤到路人。

  “我们这些绿化工,是在用生命守护着这片绿荫。”谈起这份工作,赵华说:“很骄傲。”□记者宁田甜文平伟摄影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开奖直播现场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